阿里影業總裁李捷:今年電影業徹底去泡沫化|阿里影業|電影

2020-08-11 08:04:58 亞博

畢媛媛 溫夢華 每經  《八佰》《1917》《極速車王》定檔,《多力特 的奇幻冒險》總票房破億……電影院復工不到20天,好消息接踵而至,從業者 的信心也與日俱增。  但行業史無前例 的“休克”,依舊造成了一些不可逆轉 的改變。人才流失、資金退潮、線上直播爆發,未來電影從誕生到上線,也或許因為2020年而形成了新 的業態。  日前,阿里巴巴集團副總裁、阿里影業總裁李捷與包括《每日經濟新聞》在內 的媒體開誠布公地聊了聊疫情給行業造成 的影視以及未來行業 的變化、發展趨勢。  談停工影響 讓從業者、資本更“冷靜”  “劫后余生”,李捷用這個詞形容大家在上海國際電影節 的相聚。相比于以往,今年 的電影節不僅倉促許多,也冷清了許多。  原本打算在春節檔大干一場,甚至憧憬過100億元到120元 的檔期票房,一夜之間分崩離析,從擔心票賣不過來驟然變為退票到焦頭爛額。李捷表示,所有用戶在淘票票買票 的錢是 秒級(立即)給院線 的,但退票時,院線沒辦法秒級返給淘票票,“我們最高峰墊付了2~3億元退票款,今天為止還沒有全部收回來,而且預測會有比較大 的款項收不回來,因為有些影院不開了。”  電影院近半年停工,對行業造成 的影響史無前例。6個月,不僅是 從業者冷靜了,資本也在以更快速 的形式退潮。  “電影肯定不再是 資本追逐 的行業了。”李捷在談到全行業 的變化時,率先提出 的便是 資本 的話題,“電影行業很脆弱,很多資金上沒有實力,缺乏內容制作力 的公司會出局。”  電影行業在近10年內迅速崛起,2015年之后達到頂峰。李捷介紹,2016年時全國注冊了幾千至幾萬家電影公司,交過立項審批想拍電影 的有1500家到2000家,“這肯定不是 符合產業 的真實現狀。”李捷表示,2018年之后,資金泡沫開始消散,“今年是 徹底 的去泡沫化,產業中很多資金會退出。”  對電影本身而言,在制作端風險與日俱增地加大。在2020年 的上海國際電影節開幕論壇上,光線傳媒董事長王長田提到 的“電影平均制作成本 的增速超過了票房 的增速,頭部片子投資越來越大”,讓李捷深有感觸。  談片源下降 明年暑期后會現斷檔情況  困境之中看新希望,對于有投機心理,把電影當資本理財來做 的,李捷認為應該會全部退出,但有資金實力、有核心能力 的業務公司會留下來。但不好 的是 對于一些有活力、好 的創造型 的內容公司,可能失去了長期持續拍電影 的能力。  李捷判斷,受疫情影響,預計今年電影供應量會比去年同期下降三分之二,“電影供應量下降了,在明年會體現出來,明年暑期檔之后會出現電影供應斷檔 的情況。”  此外,資本動蕩也有可能造成院線重組和整合。李捷認為疫情之后,部分中尾部 的影城將難以維系,“尤其單體影城,連鎖影城還可以對沖風險。影院行業一定會出現整合,聽說已經有一些大院線之間在談戰略合作。”  資本退潮對電影行業 的影響,李捷認為將會持續3~5年。“電影本質還是 以項目內容投資為載體,有巨大 的不可確定性”。未來,除非提高非票房收入,降低內容風險,資本才可能會再回來,“如果中國電影能夠解決非票房收入占比,基于衍生品、營銷植入、周邊收入、授權收入,那這個行業就會變 的非常有意思,因為IP是 最好 的帶貨工具”。  談宣發整合 未來頭部公司或最多5家  突如其來 的疫情讓整個影視行業措手不及。當整個線下產業鏈陷入停擺時,線上作為新 的突破口,要不要做網絡電影、網劇才忽然成為很多影視企業 的思考。  經歷了2020年上半年行業 的變化,李捷感觸頗深:“當‘黑天鵝’事件出現時,行業在新技術、創新方面 的準備是 不夠 的,其他很多行業有很多種創新方法來應對疫情,但電影行業幾乎沒有。”他觀察到,疫情期間,那些很早就布局了網絡電影 的公司受到 的沖擊相對少一點,因為產能可以迅快速催生另一方面 的業務。  在電影院停歇 的近180天里,一些中小成本 的影片走了發行線上模式,《囧媽》《大贏家》與字節跳動達成合作,《肥龍過江》《春潮》等則以付費超前點映 的模式走向視頻平臺。  面對線上發行 的崛起以及疫情催生下直播帶貨 的火爆,李捷坦言,電影人對于新技術、新消費趨勢下直播等線上宣發從以前 的“想試一試”變成“不得不”做 的事。“今年下半年電影市場恢復后,在線直播、短視頻等宣發手段將成為主流和標配,即便疫情結束,線下宣發活動也會越來越被線上替代。”  回顧2019年下半年淘票票推廣“沖擊播”時遇到 的“閉門羹”,李捷告訴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記者:“當時確實有很多片方說他們 的演員不能進直播間,但你看看短短半年,很多大牌明星都在直播。每個公司都說要花錢做路演,但從來沒有人說過這種方式不該做。直播代替路演,是 短視頻時代 的一種新形勢。”  在他看來,直播、短視頻宣發手段 的變化也推動宣發內容發生了改變,“曾經有一段時間中國電影 的宣發是 炒作,通過男女主之間 的八卦吸引觀眾注意力。而當你做直播時會發現,將電影內容表達給用戶成為了基本需求,更加重視內容對內容 的拉動。”  李捷觀察到,電影行業非常需要增量,以前 的宣發很大 的問題是 對一個本來打算看電影 的人不斷地做宣傳和投放,“但實際上,我們真正想做 的是 一個人根本沒想看電影,突然刷到了某部電影 的內容而想看了,因為內容帶來了觀影增量用戶,這是 未來電影短視頻跟預告片不太一樣 的地方。電影短視頻中有很重要 的趨勢就是 類型化。”  “這次疫情中受沖擊最嚴重 的是 影院和發行末端兩個行業。但發行公司養了很多人,很難抗住。有很多發行公司都轉行、退出了,宣發行業將徹底整合,未來有能力留在發行領域 的頭部公司不超過3~5家。”李捷分析道。  談內容創作 優秀制片人會回歸大公司  《星際穿越》《當幸福來敲門》《大話西游》等諸多復映片,引觀眾追捧,證明了大家對好內容 的渴望。  李捷認為,內容永遠是 創造增量 的第一位,一方面行業需要更多創新類型 的內容,把不看電影 的人拉回電影院;另一方面,注重轉化,就像劇集市場從傳統意義 的長劇向短劇轉化,電影也可能會這樣。“科幻電影是 把年齡跨度更大 的用戶往電影院拉 的一種類型。”  一個多月前,阿里影業進行了組織升級,李捷接任阿里影業總裁。“之后我 的時間精力70%~80%會放在內容制作和內容投資上,這也代表公司 的戰略。”李捷稱。  重回內容,阿里影業確定了幾個方向:國際電影領域,專注發現海外優質爆款電影;國內電影領域,參與大檔期 的頭部電影,開始進入合制和自制。”  一直以來,外界對阿里影業一會做內容一會不做內容 的打法多少有些疑惑,對此李捷解釋稱:“2014年、2015年我們一直在內容方面做嘗試,但很不順利。所以當時確定先把淘票票并入到阿里影業,想把淘票票做成中國一流 的票務平臺,第二步是 宣發,第三步是 做內容。2017~2018年我們越來越快地加大對電影 的投資,當時是 小比例投資,在學習觀察;2018年下半年加大了電影投資 的比重,出現了合制和自制。”  “重返內容賽道不是 變化,是 自然 的結果。不做內容 的公司,想在這個行業里有核心競爭力是 非常難 的。”李捷強調道。  經歷了疫情 的低谷,多位業內人士認為,影視行業會出現大規模 的整合,但具到內容上,李捷表示:“內容是 創意為主、高度分散 的行業,整合 的意義沒有那么大。”  但他也指出,疫情之后,隨著資本態度 的變化,優秀 的制片人和創作者會回歸大公司,獨立、規模小 的內容公司會減少,大公司下 的工作室會增加。“內容團隊回歸大公司、或者與之建立緊密甚至進行股權合作 的工作室是 大概率事件。阿里影業也有獨立制片人工作室計劃,未來想利用3~5個月促成全行業制片人 的合作。”

上一篇:多部委負責人密集發聲:貨幣重結構 財政重實效 內需促消費

下一篇:2020國人理財趨勢報告:多元配置逐步取代單一儲蓄